人生舞台上,我奏着自己的生命曲,而您是其中的一小段插曲,虽只属那么地一段,但少了那一段,整首曲更显得缺残。

Friday, December 21, 2007

东至.心疼

东至
一个象征团圆的日子
为何我的心却是疼的
情绪垃圾桶塞得已经不能再塞了
良久没有清理了
一次过清理
原来是那么疼


无法言喻的疼
原来笔真的能疗伤
忧伤悲哀共舞着
在心扉

No comments:

orange invasi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