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舞台上,我奏着自己的生命曲,而您是其中的一小段插曲,虽只属那么地一段,但少了那一段,整首曲更显得缺残。

Saturday, March 8, 2008

爸爸带着我的泪走了。

今天是38妇女节,可是大多数人都好像只是记得今天是投票日似的,而忘了妇女节就是今天。

刚从槟城回来,忽然发现自己又成长少许。在星期四的早上,舅母来了一通电话,妈妈把在梦中的我给叫醒了。原来舅舅驾车从吉隆坡下来美罗这里,载我回去槟城出席大姨丈的丧礼,大姨丈在上个星期日去世的事实又在我脑海里被挖掘了出来。而舅母和小表弟就在我家住几天,毕竟小孩子出席那种场面,也真的很不适合。

这也是我第一次回槟城,没妈妈的陪伴。在途中,大表妹忽然和她的父亲起了争执,舅舅劝她今年念完中五后,最好进中六继续升学,可是表妹还没上场大战,就乱了阵脚,害怕自己的成绩不好,不能念自己喜欢的那系,硬撑着想念私人学院。舅舅其实也是为她好,想她不用那么辛苦。那也是一种爱。向二表妹借上次她PMR考获8A时,舅舅奖励她,送她的MP4给塞上耳朵,车外,细雨绵绵。

一小时后。我们抵达了三舅家。洗了澡,喝了符水,便赶紧去大姨家。在途中,满脑子里的,是爸爸的影子。到了大姨在sungai petani的家,下车前,我心又开始出现那种曾经有着得感觉。很沉重,我要坚强,大姨他们需要我的支持。看见大姨那沧桑与疲惫的面孔,我忍不住回望昔日在母亲面上的表情,是一样的,那种失去挚爱的痛。

那几天在那里,直到这一刻,我还清楚地感觉到那几乎不能呼吸的伤感。痛的不能呼吸了。曾经我也是如此。在大姨丈出殡的那一天,老天爷也怜悯了起来,天很灰沉。走着走着,二舅忽然叫我和二表妹去看下在后面的大姨。她哭地断肠欲断,这种感觉,我最明白不过了,以后的路,也再也没有曾经熟悉的声音,没有曾经熟悉的背影了。

在巴士上,我不禁想起我在父亲棺木上所撒下的泪。

在天国的外婆,爸爸与大姨丈,安息吧,我们会好好的活下去的!

7 comments:

sheali 雪莉 said...

人,总会长大的
就让这些成为回忆,好好的生活吧!

SummerWave said...

年岁越增长,身边的亲人越减少。然而,有一天,我们会在另一个空间里相聚。

~원 준 偉~ said...

勇敢吧! 孩子。
向前看。。

邓秀茵 said...

百勤,你成长了哦!

小少 said...

加油喔~^^
人要坚强~
因为接下来的路还很长很长~

^^

Lee Chien said...

be strong!

ღ 美美の云ღ said...

sek sek u.
u r such a tough child.
god bless u..

orange invasi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