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舞台上,我奏着自己的生命曲,而您是其中的一小段插曲,虽只属那么地一段,但少了那一段,整首曲更显得缺残。

Wednesday, February 13, 2008

夜与我


不知是第几天成为夜归人了,踏出了网咖的大门,才发现之前的熙攘人群,车潮早已不再,剩下的只是叶子的悠悠声。走在熟悉的路上,悠然自在的走在中间,享受着晚风的柔抚。迎面而来的晚风,几时都是我的最爱。除了凉快,他也有安抚心灵的能量,这也是大城市所没有的,宁静。

带给我许多灵感,触发的夜晚,不知几时开始与我结下了这个不了缘。我曾经对夜有种恐惧,因为它会把我心房里的孤单释放出来,任我怎么逃也逃不了。寂寞,一直以来都对我不离不弃,我也不曾面对面地与它来场谈判。它,一直来都是我的弱点。不知是不是阅读村上春树与藤井树的作品多了。我对寂寞有了另一番领悟...

藤井树的《寂寞之歌》里,是写着这么的一段...

什么乐章,可以弹奏几十年?
没有写曲人,没有演奏者,
更没有满场衣着隆重的嘉宾
只有你自己

当音乐声戛然而止
没有人站起来拍手和欢呼
没有镁光灯此起彼落
更没有人谢幕鞠躬
只有你自己

这部乐章,叫做生命
而寂寞,是生命的主旋律

我经常说想东西要往另一方来想,think outside the box。寂寞,其实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未上战场先胆却。毕竟,人生充满无限可能,而这些小小的夜鸣小插曲不可能占据生命的全部。

这里不是不夜城,而是愈夜愈美丽的小镇。


1 comment:

Emily said...

我不喜欢夜归的感觉,害怕那种一个人回家的感觉。晚上7点左右就开始有这种感觉,要是在7点以后才回家就会有一种后悔的感觉,会责怪自己为什么不早点回家。在夜里我很容易感到忧郁,尤其是在车上的时候,那种感觉很恐怖,很难形容。

orange invasi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