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舞台上,我奏着自己的生命曲,而您是其中的一小段插曲,虽只属那么地一段,但少了那一段,整首曲更显得缺残。

Sunday, February 10, 2008

新年未了

能抱着自己熟悉的枕头入眠
原来是那么的幸福的,
纵使环境的温度
已经把寒气给驱散。


年初五随着深夜的掀幕而开始上演。

今天,坐了将近六小时的车程从槟城回来美罗,真的有够难受,虽然没有像妈妈与阿姨所说的脚抽筋之类的,但我精神上的劳累,又有谁能明了?

这三天两夜的回乡过年记有如情节交代不清的电影,让观众大喊不值票价不过瘾。今年是我回那过年有史以来最无趣的一次,除了没出外拜年,还有待在家不是看戏,就是捉小小表弟孟源来玩,再不是就吃,除了这些,不就是睡咯。刚送走猪年,我不想又多一只肥猪。(虽然我怎么吃也不会胖!)>_<

就写下我回槟城所去过的地方,所遇到的事情吧。

年初二

  • 坐姨丈的车回槟城
  • 二舅在我们抵达三小时后才抵
  • 吃迟来的团圆饭
  • 和表妹们玩牌

年初三

  • 品尝三舅母准备的早餐
  • 坐三舅的车去槟城岛
  • 去四舅的公寓闲坐
  • 观音庙外当木头人
  • 去新世界食物中心吃了一碗槟城虾面
  • 和表妹玩牌
年初四
  • 品尝三舅母准备的早餐
  • 在车里呆了六个小时
  • 回到美罗



其实这三天两夜或许无聊地过,但我也学到很多。也发现原来一直以来刚强的二表妹,也有脆弱的一面,而与小朋友沟通,真的要用心去聆听他们的一言一句。


这虽然是闷呆的一个新年,但我很高兴,因为收到红包咯。哈哈o(∩_∩)


刚收到表妹email给我的照片,就立刻把它们放上来与你们分享。。一下都是我年初三去槟城所见...



又再次经过槟威大桥,还记得上次去槟城时,婆婆还健在,但今年的槟城之旅。我告诉自己要坚强,因为婆婆会永远保佑我们的。

有一位怀孕的太太派红包,一大群人一窝蜂的涌上去拿红包


表妹忽然塞了一句:他们那些人有手有脚,一大班人只会伸手向游客讨钱,真的是啊...是的,真的有点让人看不过眼,但我忽然想起自己,自己曾几何时也是只会伸手向爸妈拿钱,自己也不是像他们这样吗?

外婆家屋后的风景,是我成长回忆中的一小段插曲,但却使我永远存留的一切
和表弟玩狗


Home sweet home

3 comments:

EmiLio said...

好久没来了

对啊,我很不喜欢做远车,坐着只能睡,窗外又没旖旎风景

那个面具是你亲手做的吗?很漂亮下

小少 said...

辛苦你咯~
做那么久的车子...
==
新年快乐^@^

lock said...

百勤小弟:

你上過我的blog, 所以來拜訪你一下。

美羅人,很有親切感,因為我的童年是在美羅渡過的,美羅中華二校是我的母校。

orange invasi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