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舞台上,我奏着自己的生命曲,而您是其中的一小段插曲,虽只属那么地一段,但少了那一段,整首曲更显得缺残。

Thursday, February 7, 2008

我家人

已经忘记是几时拍的照片了,忽然从档案中找到的....
从左起:(站着)小姨,妈妈,二舅母,姨丈,三舅舅,三舅母
从左起:(第二排)小表妹敏羚,我
从左起:小表弟浩立,大表妹敏儿,二表妹敏亭,小小表弟孟源


这里有

干净清澈的游泳池

无聊的我们


还有,白痴的我

5 comments:

许友彬 said...

你有很多亲人和朋友,应该是快快乐乐的,为什么有那么多忧郁呢?

百勤 said...

有时人多,也并不一定代表热闹,或许是我多虑了吧。其实我的真正朋友并不多,只是口中的“朋友”多而已。

Emily said...

那些长得怪怪的,在椰子树上的是椰子吗?

Emily said...

eh,亲琴楚后,那不是椰子树,是长得很像椰子的油棕?

Emily said...

*看清楚...对不起,眼花花,看不清...

orange invasi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