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舞台上,我奏着自己的生命曲,而您是其中的一小段插曲,虽只属那么地一段,但少了那一段,整首曲更显得缺残。

Wednesday, March 12, 2008

悠哉

时间在泪痕里失去影子,我在那棵曾经共度年月的老树下转悠,背相倚着树那粗糙的身躯,抬头仰望着从蔚蓝天空筛入眼帘的树叶倒影。

No comments:

orange invasion